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原境2021夏季主題展

摩訶曼殊師利—青蓮慧光‧吉祥文殊

印度到東亞的許多石窟雕塑和壁畫中,我們經常看到一身頂上多髻,手持如意、寶劍、經卷或青蓮花的菩薩,青蓮花是諸種蓮花中的上品珍寶,其花色雅致且氣味清新,象徵著一位以崇高智慧著稱的菩薩氣質,他就是文殊師利(梵語為Mañjuśrī)。
他在楞嚴會上領受佛陀密語的囑咐以救護阿難,又在諸聖陳說二十五圓通時簡擇獨優觀音耳根之門,那文殊究竟是何方神聖?

◆根據不同經典記載的文殊:
佛典中有著各種不同的記載,表現其歷史性格與真理向度的多元化,根據《文殊師利般涅槃經》所說,他是印度舍衛國(多羅聚落)梵德婆羅門之子,誕生時出現了十種吉祥瑞兆,所謂的:光明滿室、甘露盈庭、地湧七珍、神開伏藏、雞生鳳子、豬誕龍豚、馬產麒麟、牛生白澤、倉變金粟、象具六牙…等等,因此素有「妙吉祥」的美稱。
若按照《華嚴經‧如來名號品》的記載,文殊是東方十佛剎微塵數世界之外,不動智佛門下的首座,他與維摩詰居士一樣是他方大士、古佛示現、從本垂迹的聖者,才有了率眾問疾共入不二法門的高峰會。五世紀初以鳩摩羅什為首的關河教團,緊扣《維摩詰經》《法華經》的本迹思想,成熟了南北朝禪觀與義學的主流,《高僧傳》所記載同時修持這兩部經的僧侶比比皆是。

◆文殊的說法風格:
文殊既是為了輔佐釋迦牟尼佛的教化而來,卻又維持著那種直截了當的說法性格,這就構成初期大乘佛教的主流之一。
釋迦牟尼佛多依大眾現前的身心活動為次第而引導;文殊則是依據自身體悟的勝義直接開示,經典中處處可見其令人激賞的棒喝機鋒與教學法,文殊所標舉的甚深般若智慧和菩薩摩訶薩行處,就連資深的證道比丘舍利弗都感覺難思難議,唯有宿植久遠的深行菩薩才能信受無疑。

◆文殊相關古蹟、成為華嚴三聖的由來:
北齊到隋唐之間有許多山居潛修的大乘禪師們,他們窮畢生之力專志參究這樣的生命課題,這是整個大乘佛法學程的鍛鍊核心所在。水牛山文殊般若經碑洪頂山摩崖石刻的禪觀妙語,都是珍貴的歷史和心路見證者。
文殊和普賢作為主佛脇侍的群像模組在北周已然定型,隋代吉藏法師將文殊和普賢兩位大士的關聯性深化,對「文殊、普賢同參經典始末」與「文殊占經首、普賢位經末」進行總結,此說開啟百餘年後澄觀撰作《三聖圓融觀門》的先河,從此毗盧遮那佛、文殊、普賢構成的「華嚴三聖」,便成為漢傳佛教寺院中造像化儀的主要範式。

◆文殊廣傳的契機:
清代皇帝對山西五臺山的文殊信仰情有獨鍾,全境佛寺主殿的供像多遵循其護國政策,影響至今也是讓文殊信仰得以普遍為庶民所知曉的原因,隨著原境的夏季主題,讓我們一起來領略文殊法門及其文化內涵!

文—郭祐孟老師

古佛恩師 (教化因緣)

印度及西域等地罕見關於文殊信仰的記載,反倒在中國自東晉以來信仰文殊之風益發繁盛,文殊菩薩被大乘佛教徒尊為「三世古佛、七佛之母」,這是因為他有著豐富的修學成就和弘法歷練,譬如《菩薩瓔珞經》提到文殊為過去空寂世界的大身如來;《首楞嚴三昧經》說文殊就是過去平等世界的龍種上尊王如來,就連釋迦牟尼佛的授記師燃燈古佛也拜在他的門下學習。

◆文殊對漢傳佛教之影響:
文殊菩薩是這樣一位乘願再來輔助佛陀教化的古聖人,因此釋迦佛在《放缽經》中對他的法恩充滿感念,讚嘆文殊為過去無數佛的「佛道中父母」,「文殊法門」與「般若法門」雖然同源於「原始般若」,但是文殊菩薩一向以「空法」破執讓人印象深刻。
漢傳佛教的三論宗便仰推文殊為其遠祖,又因為文殊菩薩善用「反詰、否定、突兀」的言行來警眾,為了開顯第一義諦而喜好以不尋常的模式來說法,這又與中國禪宗的教學特質相互共鳴,善知識的智慧真是不可思議。

一行三昧 (文殊般若經)

《大寶積經》第四十六會的「文殊說般若會」與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第七的「曼殊室利分」相當,稱之《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》,梵文為Saptaśatikā-prajñāpāramitā(七百頌般若),中國南梁的曼陀羅仙、僧伽婆羅,以及唐代的玄奘法師都翻譯過。經典中集結了在印度舍衛城展開的智慧對話,此舍衛城的環境勝妙且多珍奇,住民善知義理好聞佛法,據說祇洹精舍每有眾僧講集之時,就有獼猴數千前來觀聽;諸鳥珍禽普皆來集,牠們因慈愛的氛圍薰習盡能保持寧靜平安。這一會的與談人是釋迦牟尼佛、文殊菩薩和大迦葉尊者,他們談論著般若學的精采內涵,一相不可得、福田相不可思議等等……下卷還有文殊向佛陀請示的「一相莊嚴三摩地」一段極具特色,這也成為中國早期禪僧實踐面的重要指導。

佛陀指出:「法界一相,繫緣法界,是名一行三昧!」
「一行三昧」(梵語ekavyūha-samādhi)意指將心專於一行而修習之正定,通常可以區分為「理觀」與「事行」兩者。理觀者以定心觀法界平等一相,畢竟空相應三昧中更無餘行次第了;事行者則如《文殊般若經》所說,若想要進入「一行三昧」的生命境界,必須先聽聞信解「般若波羅蜜法門」並如理思惟,為了不受外境干擾應學習閑靜專注的生活,初學「繫心一佛;專稱名字」,隨佛方所,端身正向;能於一佛念念相續以臻成熟,即於念中得見「過去、未來、現在」三世諸佛,這是因為信解了一佛與無量諸佛的功德無二,才能契入不思議佛法等無分別的微妙處。

真言點滴 (文殊真言)

北宋雍熙三年(986AD)的天息災大師,翻譯出《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》,這是一部集文殊相關曼荼羅、圖像、印相與護摩作法的寶典,其梵本為《聖文殊師利根本儀軌》(Āryamañjuśrīmūlakalpa)。儘管天息災譯本缺漏了不少的內容,但是其中的〈成就最上法品〉相當精湛,早在初唐就由寶思惟(Maṇicinta;?-721AD)以單行本翻譯問世,名為《大方廣菩薩藏經中文殊師利根本一字陀羅尼法》,義淨法師稱此「文殊根本一字陀羅尼」是文殊微妙之行,既可消除災障、惡夢、怨敵、五逆諸惡與諸多邪術,也能夠修具精進的能量以成辦一切善願美事,這是世間與出世間種種呪法當中最殊勝的法門。

青年導師 (善財童子五十三參)

文殊用他的智慧利劍為求法行者劈出一條康莊大道,眾所周知《華嚴經‧入法界品》有善財童子依事證理的模範,文殊做為啟發善財童子發起菩提心的首席善知識,以及引導他從德雲比丘處學習念佛法門開始,一路歷經千山萬水、百城煙雲的參學心路,有人認為這一路上都是文殊的精心安排和善巧示現。
大唐賢首國師從其中選出「文殊、普賢、觀音」三者,說他們都是具足佛陀十力功德卻為廣度眾生而不作佛的善友,三位悲心深重的大士對世間有強烈的救贖意欲,山西李通玄長者更指出文殊、普賢、觀音三法是十方佛的共行之道,他將法藏所說的「位成滿顯,德勝三人」給獨立並結構化,這使得彌勒、文殊、普賢的三尊造像有了整體的意義,善財童子五十三參被綱要濃縮成「三大士」或「四大菩薩」,透過諸家的努力而預示了日後密宗胎藏界中台八葉院的圖像系統,這就是存在於佛陀與菩薩之間的主伴酬暢。

清涼世界 (山西五臺山聖境)

根據《代宗朝贈司空大辨正廣智三藏和上表制集》的記載,唐代宗大曆四年(769)因不空三藏之奏請,敕令天下佛寺食堂中除賓頭盧尊者像之外,另安置文殊菩薩像以為「上座」,大曆七年(772)更敕令天下僧尼寺內各選一勝處,設置「大聖文殊師利菩薩院」並專奉聖容,這是以山西「五臺山」為中心向外輻射傳播的國家政策,影響所及遍及西藏、蒙古也遠傳韓國、日本乃至印度,在不空圓寂三年後的長安大興善寺文殊鎮國閣中,還素畫著文殊六字菩薩一鋪九身,加上閣內閣外牆壁上圖畫的文殊大會,共計聖眾一百零四身可謂熱鬧非凡。

渡海悲願 (文殊信仰東渡日本)

在日本鎌倉時期的奈良般若寺,也有一尊已經遺失的文殊像,是當時重要領眾者叡尊發願並全程關注製作的,其軀體內部以黑漆底書寫朱色梵咒的方式,畫有文殊真言和金、胎兩界曼陀羅的種子字壇城,此事由叡尊本人親筆所書共費時十二年才圓滿,西大寺本堂高二米五的文殊像,則是正安四年(1302)的叡尊弟子為其師十三回忌辰所作,師生的製作手法和造型都雷同;雙手分持劍與蓮花經卷,被推測為可能原屬於密教道場文殊堂的主尊,此文殊像身內藏有大量的僧尼抄寫經卷,經尾願文:「文殊師利大聖尊,三世諸佛以為母,十方如來初發心,皆是文殊教化力。」這出自《大乘本生心地觀經》並強調文殊是一切諸佛的發心善導者,也開啟了日本國民對文殊的尊崇與膜拜。
分享本文
主題相關活動